首页 > 乡土风情 > 正文

老村长的故事

时间:2019-01-03  浏览人数:12

      我小学生活的一半是在"文革"的动乱年代中度过的。


      “文革”以前,我们的学校环境很优美,操场上高大的白扬树和茂盛的法国梧桐风釆迷人,有四面环绕的花径,校中心处有一口池塘,碧水清澈、荷花飘香;池塘边栽满了扬柳及春桃,一到春天,桃红柳绿,远远望去,春风中婆娑起舞的柳枝佛仿如少女那美丽的倩影,阿娜多姿、仪态万千;粉红色的桃花,更是把少女妆扮得更是妩媚动人,使人遐想------


      可自“文革”开始,一切都变了,美丽的校园也遭到了破坏。随着“文革”的不断深入,疯狂的浪潮席卷着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,我们的学校也不例外。一九六七年开始,学校完全停止了文化课的学习,叫做“停课闹革命”。面对着严峻形势下出现的混乱局面,毛泽东他老人家发出了学生“要复课闹革命”的号召,一时间组成了一支支“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”(即“工宣队”)和“贫下中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”(即“贫宣队”),并相继进驻学校。


    因为我们的县立小学地处城关镇的一个大队,所以,我们学校进驻的是由这个城关大队组成的“贫宣队”。“贫宣队”中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,因他在土改时期曾当过村长,所以,我们全校上下都叫他“老村长”。老村长六十有余,人长得精悍矮小,苍老和严肃,布满皱纹的脸孔就象是油画中的“父亲”。


    老村长年纪大了,耳有点聋,但讲话的声音却十分地响亮。看见调皮捣蛋的学生,他猛地一声断喝,然后是毫不客气地一顿训诉。老人家虽说没有文化,可讲起大道理来却是一套一套地。他时常巡视课堂,兴致一来,便要打断老师的上课,要讲上几句,无非是要我们好好读书之类的话。尽管是老调重弹,可学生自然是敬而恭听,我们大家把他的话当成了"圣旨"。久而久之,他便形成了这种随意打断老师上课,发表自己见解的习惯,老师们也一发现窗口上老村长的人影,更是主动请他,那时,他显得很是得意和自满。


    那个时候,学生闹课堂、起哄老师是常有的事,但身为“师道尊严”的老师,在这种动乱年代对学生也是无可奈何,一碰到这种情况,老师们只得去“贫宣队”搬救兵,最后的裁决权自然落到了老村长身上。老村长走进教室,站在讲台上用旱烟杆往桌子上狠狠一敲,宣闹的课堂顿时安静下来,照例是一番“忆苦思甜”,阶级教育:“过去旧社会,我们贫下中农没书读,还受尽了'三座大山'的压迫。如今新社会,翻身得解放,人人可上学,可你们却不好好读书,整天跟老师捣蛋,这象什么话!”然后话锋一转,口气变得十分地严厉,“你们要听老师的话,老师要听我的话,我老村长要听毛主席的话。”大概是他没文化的缘故,加上农民出生,讲起话来出奇地直率和狂傲,“老师的话就是我的话,我的话就是毛主席的话。你们不听老师的话,就是不听毛主席的话。”大帽子一扣,吓得学生们再也不敢胡闹了,见了他,就象老鼠见了猫一样,恭恭敬敬地道一声“老村长好!”于是,他就露出了难得一见的一丝笑容,和蔼可亲地点点头,伸出他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摸摸你的脸蛋,显得非常满足的样子。这时的他,又象是一个慈祥的祖父。


      老村长的子女都大了,各自成了家,老伴去世又早,家里剩下他一个人。所以他整天呆在学校里,无事巨细都要管。渐渐地一个并不起眼的、没有文化的老人在那个怪异的年代,居然能成为学校的权威,老师们更是把他的话当作“最高指示”的化身。


      学校上课的钟声响了,学生们都去上课了,他就独自一人,嘴里叼着根旱烟,披上件白白的短褂,反背着双手在操场上,或者走廊里,或在各教室间巡视、溜达------


      虽然,我小学毕业已近三十年,老村长去世也多年,可每每想起自己的孩提时期,我自然要想起难忘的小学生活,久久不能释怀。想起老村长说过的许多扑实的话语,仿佛他还在教导我们,要我们这些他曾经教育过的孩子们,长大了要好好工作。